逢陈

有猫!

【闪恩】花环

       在古伽兰那巨大的尸首前,他不受控制的想起一些过去的事。
       那是一些琐碎的小事,是平日里自己和恩奇都用武力方式交流时的事情。
       两个人眼神交错间默契的同时出手,吵吵闹闹的避开试图阻止的西杜丽和走廊里穿行的侍女,王座旁的金狮懒洋洋的抬头观看,锁链和王财中的宝物交错,金色和白色的影子穿行在庭院之中。
       他记得两个人一直从神塔打到街市之中,恩奇都的锁链缠绕起一旁观看的幼童放在安全的地方,一边招架为了减少损失收起王财选择近战的王的进攻一边有些手忙脚乱的接住乌鲁克百姓笑着扔过来的花环和食物。被父母抱在怀里的小孩子大声喊着“恩奇都先生加油!”而人群发出善意的哄笑。
       他想起两个人在密林中穿梭,浓绿的树丛中穿过王与兵器追逐的影子。恩奇都如同一匹灵巧的鹿,在林中奔跑时花草树木都为他开路,而吉尔如同逐鹿的金狮,不慌不忙的追逐他的猎物。
       他记得两个人并肩躺在草地上,仰头看着乌鲁克晴朗的天空,一边喘息一边大笑,恩奇都将花环戴在他的金发上,将蛋糕一块一块喂到躺在自己双腿上的表情惬意的王的口中。

      “恩奇都,你和本王的百姓关系很好啊。”他半眯着眼,懒洋洋的说道。
      “因为乌鲁克是吉尔的所有物[宝物]吧,”天之锁笑着回答他。
      “人民也是乌鲁克的一部分啊,我是吉尔手中         最强的兵器吧,当然要好好的保护吉尔的财宝啦。”

       黄金的王眯了眯眼,反手将另一只花环戴在恩奇都的头上,他躺在他最忠诚的兵器[挚友]为他挡出的阴影中,满意的闭上了双眼。

       记忆中的这一幕和现实重合,不同的是这一次在挚友怀中闭上双眼的人不会再醒来。
       吉尔伽美什收紧环抱着恩奇都的双臂,将脸埋在他绿色的发中。

“如果一定要选一人,那么就是我吧。”
“我只是一把兵器而已,吉尔可是乌鲁克的王啊。”
……
…………
…………………………
而陪伴王自那以后的生命的,是经历过对生死的迷茫之后得到的,永恒的孤独。

     “王?王?”迦勒底的御主呼唤他。
     “这两支花环也是王的财宝吗?”御主好奇的问到。“打架的不会顺手丢出去吗?那对手会不会很尴尬?”
      “……本王不会干出那种傻事!别以为所有人都和你一样愚蠢,杂修!”
       御主笑嘻嘻的缩了缩脖子,看着拿在吉尔伽美什手中的花环,表情又带上了些滑稽的严肃。
     “一定是很重要的东西。”他认真说到。
       并不是。王很想这么回答他。王的宝库中有些数不胜数的财宝与兵器,每样都是稀世瑰宝,举世无双,相比之下,小孩子做成的做工粗糙的已经干枯了的花环是那样的寒酸单薄。
       可他不愿意那么说。
       换做是魔术师职介的他或者是年幼的他,或许可以理智的,平静的讲出或敷衍,或解释的话来。
       可到最后,他只是干巴巴的说道:“本王的东西都很重要。”好在平日里他就是这样的霸道到不讲道理,所以御主并没有察觉到异常。
       在不请自来的御主离开之后,他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宝库又被拿着王律键的御主擅自开启,平日里他肯定要骂上几句杂修,可现在他只是盯着手中的花环,心乱如麻。
       然后他轻轻的,将手中的花环贴在了心口。
      “本王的……挚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