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檐抖抖豆豆

我不会起一个适合这篇文章的名字【救命!】

内容比题目正经

晴明向

微博晴

小心ooc,极短小

开始啦!


“那个孩子……孩子……”

“白发蓝眸……”

“啊……听说是狐妖与人的孩子啊……”

“罪恶……”

“不该诞生啊……”

“……”

住口……住口!
我的母亲,是世界上最温柔的女人……才不是什么狐妖……
才不是!
我……我才不是妖怪!
……
1、
白玉般的手指端起青瓷茶壶,碧绿的茶水完成一道优美的弧线,注入荷瓣茶杯中,泛起细小的涟漪。
“晴明,茶艺很好啊。”源博雅端起茶杯赞叹道。
“不敢和你比呐,博雅,论起茶艺来,我可不如你。”晴明微微一笑,将茶壶放下,坐在博雅对面。
“啧,”博雅皱了皱眉“我可是好不容易夸奖你一次呢,稍微在意一些啊,晴明。”晴明看着青年假意发怒的脸庞,递上一支娇艳绽放的樱花。
“这样好的天气,计较这些小事做什么?”他用扇子敲了敲桌面,庭院里,樱桃两姐妹正在怒放的樱花树上私语,晴明看着她们,眼神有些晦涩不明。
“怎么晴明,还在在意黑晴明的事情吗?”博雅晃着茶杯开口问道。
“啊,”晴明回神“只是没有想到……”
只是没有想到,自己的黑暗,竟然那么强大。
2、
晴明是知道黑晴明的存在的。那时,他的母亲刚刚离开他和父亲,整个平安京的贵族,都在暗地嘲笑他,这个人与狐妖结合,却又被狐妖抛弃的孩子。他的父亲是一个称职的父亲,明明同样被抛弃,却努力在人们恶毒的话语中支撑起家族,肩负起照顾他的责任。
可他到底是个孩子。
哭着向父亲讨要母亲,却只换来一句叹息。
“童子丸,你不懂。”
不懂什么?他只知道一起的伙伴,饿了有母亲做饭,累了有母亲的膝盖卧眠,受伤了有母亲的呵护。
他是不懂,他只知道,母亲不要他了,他再也见不到母亲了。
黑晴明,就是在那时候诞生了。
3、
“说到底,还是我意志混沌,若是当初早些明白母亲的苦心,或许平安京就无今日之祸。”
晴明放下茶盏,叹息着说。
“这完全不是你的错嘛!”源博雅有些生气的说。
“这种事情,谁也预料不到,不如说是那些碎嘴之人,愧对了他们贵族的身份!”
晴明摇摇头“无论如何,此事因我而起,再怎么回忆过去,也无用了。”
博雅仍是愤愤:“我若是早一些遇见你,一定不会让那些人嚣张至此!”
晴明闻言,竟笑了起来,他笑起来很美,眼角的红影微颤,在樱花映衬下,竟有一丝妖娆的意味,博雅看的呆了
晴明看向博雅。
“多谢你啊,博雅。”他认真道“倘若不是你和神乐,我恐怕撑不到现在。”
博雅一愣,似乎没想到晴明会说出这种话来,他耳根微红,嘴硬道:
“我不过是……不过是看在你照顾神乐的份子上,只是谢礼罢了!”
“谢礼啊……”晴明一笑,看破不说破。
4、
已经不会有再一个黑晴明的出现了,晴明想到。
或许这就是命运,在儿时无缘的温暖,得以在如今弥补错误的时候被补偿。晴明看着身边耳廓微红却执拗地盯着他的博雅,院子里神乐和萤草雪女聊的开心。这是三月,樱花飞舞,草长莺飞。
真好啊。
他不是当初那个脆弱的童子丸,也不是独自一人了。他是阴阳师安倍晴明,身旁有百鬼式神和伙伴,那都是他攻不破的屏障。
黑暗由光明下诞生,又终将归于光明。
晴明举杯,撒向黑夜山的方向。
清茶一杯,敬你,那个过去的我。
End、

评论

热度(14)